简螭

不定时失踪的季更人口。

会产出的
黑篮……赤黑
小英雄……胜出

BGBLGL一通全吃
喜欢可爱的女孩子,是个痴汉以及变态。

攻方只吃喜欢的一对其余天雷
写的东西基本没什么水平(
欢迎诸位前来勾搭_(:з」∠)_

【赤黑】反转

20170411赤黑日快乐!

第十四棒  下一棒 @熙宥 



无逻辑∕无文笔∕无构思而且残缺∕ooc常驻于此

请一定要慎入。

魔术师赤×心理医生哲

它和预告里写的……嗯……有点不一样。

以及如果对这两个职业的描写有错误的话……请原谅我

如果心理医生不能用“医生”简称的话,请告诉我,然后我去改正






——


1.


医生看了看眼前的客人。

三分钟前——医生收拾好桌子上的文件,等待下一位病人的到来。

预约的时候病人没有告知医生他的名字,只是说了“魔术师”这样的代称。这倒也很常见,一部分不愿透露自己名字的病人,都会使用一些代称。

下午两点整。三下不紧不慢的敲门声响起,走进来的是一位有着蔷薇发色的青年男子。他走到医生面前拉开椅子坐下。

“您好,医生先生。”

“您好,请问您就是‘魔术师’先生吗?”

“是的。”

“那么请问您有什么问题呢?”

魔术师伸手轻轻按了蒙在他右眼上的白色眼罩,蔷薇色的左眸底有些许不安的情绪升起。

“我最近,总是梦见我的魔术失败。”

“梦里我在表演大变活人——但是我的搭档,他是另一位厉害的魔术师……他在某方面甚至可以说胜过我。我关上柜子的门,等到再打开时,柜子里的确是空荡荡的。等到我关上门,第二次再打开时,他本应该闭着眼带着微笑出现在柜子里,然后我牵起他的手,一起向观众们致意。”

“可他不见了。只有我自己站在刺眼的闪光灯下,面对一片嘲讽的神色。”

医生歪头,手中的圆珠笔抵住夹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许久后带着不解却又好奇的神色开口。

“是这样……不过能让赤司征十郎君感到不安,造成他失败的事情,这个世界上竟然存在啊。”

魔术师也学着医生的动作歪头,白色眼罩滑落在他手心里,露出像猫的眼瞳一般的金色右眼。

蔷薇色与金色混在一起,竖瞳带着直切入人心的力量审视着医生的蓝色双眸。魔术师突然笑起来了,下午的耀眼阳光透过纱质窗帘投在他眼中,医生觉得那金色又明亮几分。

“就是你啊,心理医生先生,将我的心变走的,黑子哲也。”




2.


黑子哲也坐在礼堂第四排的外侧,双眼无神地盯着台上正在表演的学生。

今年的学院祭和往常不太一样。这一次诚凛高中的学院祭,是与洛山高中一同举办的。

至于诚凛为什么会和一所不同城市的高中联合举办学院祭,他倒也不清楚。他只记得一年前的冬季杯上,带领洛山取得奖杯的那名队长与他的队伍。

那真是一场糟糕的比赛——他的视线诱导完全被对方所压制,与队友的配合也大打折扣。也许在那人眼中,这可能只算是卑劣的儿戏也说不定。

诚凛的魔术师黑子哲也,遭遇了人生中最惨的一次失败。

是那名王者,赤司征十郎给予的。

黑子甩甩头,从算不上多好的回忆中脱身,穿着小洋裙的主持人已经站在台上了。

她的语气里……带了许多奇妙的成分。

“接下来有请来自洛山高校的赤司征十郎君,为大家带来最后的魔术表演!”

黑子蓝色的双眸睁大,有些不可置信地望向正走向舞台中央的人。

没有想象中的白色或者黑色的燕尾服,不过白色的魔术师必备帽子正被抓在蔷薇发色的少年手中。

赤司征十郎穿了宽松的米色针织衫,一部分刘海被别在右耳后方,带了金丝边框的单片眼镜。他伸手拢在镜片表面,绿色的藤蔓像是从他指缝间生出,缓缓爬向那副眼镜。最终他的手落下时,一朵蔷薇正挂在先前镜片的位置,将黑子记忆中的金色竖瞳遮的严严实实。

余下的那只蔷薇眸满意地扫视全场,接收来自人们的惊奇与感叹。

赤司竖起食指抵在嘴唇上,做出噤声的动作。

“接下来我要邀请一位同学来做我的搭档。”

他环顾四周像是在寻找什么人,在发现第四排外侧的那名本应不该被人注意到的蓝发少年后,目光亮了起来。

赤司带着自信的笑容走下舞台,不轻不重的皮鞋撞击地面的声音传到黑子耳中,他这才回过神来,抬眼看着在他面前站定的人。

旁边有女孩子尖叫的声音传来。

赤司微微弯腰向黑子伸出一只手,眼中过分的期待像是强迫一样,把黑子扯入只有他们两人的世界。他稍稍压低声音发出邀请。

“请问这位同学,愿意成为我的搭档,与我一起进行接下来的表演吗?”

“我愿意。”

这或许是一场无法令人拒绝的盛宴。

黑子如此想着伸出手,和赤司一起走向舞台中央的那个刻有古典花纹的黄梨木箱。

“为什么会选择我?”

“我相信你,诚凛的魔术师,况且除去竞争关系,两名魔术师一起配合是最完美的了。”

“我对你很感兴趣,黑子君。”


3.


赤司站在地铁站后,悄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蓝发少年。

现在还是初春——天气还没有彻底暖起来,偶尔会有令人发抖的冷风挂过。黑子穿了双排扣的藏青色风衣和白色衬衫,此时正站在寒风里朝着双手哈气。就当是磨练体质了。黑子面无表情地跺脚,赤司君这几次不知道是怎么了,总会晚三分钟左右才到。

而且也不像夏天那样为他带香草奶昔做酬劳了,他说万一哲也在这样的天气里喝冷饮伤了胃,他可不知道去哪儿再找个搭档。

赤司征十郎真不像是会迟到的人啊。那么下次就罢工吧。


此刻不像会迟到之人掏出手机拍好了蓝发少年的照片,才装作着急的样子从藏身之地跑出来。

“抱歉哲也,需要用到的道具出了些问题……”

“果然是哲也,这风衣很适合呢……那么下次表演的时候就这一件吧。”

“嗯,说起来多亏了赤司君的衣服和道具,我才会在这里被冻的瑟瑟发抖啊。”

赤司在心里暗暗笑,从他在学院祭后正式邀请黑子做他的搭档开始,每一次一同邀请黑子出来联系,都会要求他穿上自己指定的衣服。

他这辈子都忘不了某次他递给黑子一套护士装时,黑子迅速蹿红的脸色。

“为什么变魔术要穿各种奇怪的衣服……”

“是因为我的每一场魔术都是有主题的,换上服装更容易代入角色。”

这不可能,赤司征十郎怎么会需要这种客观因素啊。

但黑子最终还是妥协,换上每一次赤司要求穿的衣服来见他。

赤司稍稍有些难过地闭眼。随后开口。

“今天其实是来和哲也告别的。”

“我要去国外了,去继续学习魔术。”

他抬眼看着黑子错愕的表情,低下头苦笑。

“但是必须承认的一点是,哲也作为'内心的魔术师'很成功。”

“哲也成功地,变走了我的心呢。”


很久以后黑子回想起赤司那天离去的背影,都觉得赤司的出现像是一场魔术,再次打开柜子后,他也带着他的心离开了。


4.


医生坐在礼堂第四排靠外的位子上,认真地看着台上的魔术师。

当年的少年已长成了身形颀长的男人,他穿着白衬衫和黑马甲,领结端端正正系在脖子上,正式的像是要去参加一场婚礼。

“接下来我要邀请一名观众来做我的搭档。”

魔术师的目光直直望向蓝发青年的所在处,带着满意的微笑走下舞台。

看啊,那名魔术师走过来了。

魔术师手中牵着一朵蔷薇,在医生面前站定,微微弯下腰向医生伸出一只手。

蔷薇花藤缓缓爬向医生的左手无名指,缠了一圈又一圈,最终它停止时,停在医生手指上的蔷薇里镶嵌着一枚璀璨的金色猫眼石。

“请问黑子哲也君,你愿意成为我的恋人,从此以后与我一起表演,为我穿想看的衣服,同我共度余生吗?”

“我愿意。”


那个失败的梦境再也没有出现过,魔术师的魔术最终成功了。

他的搭档兼恋人会永远带着微笑,与他牵着手向观众致意。




fin.



它……嗯……几乎没有感情线_(:_」∠)_

请各位看官原谅

今天是轮到我交梗……_(:з」∠)_

大概就是魔术师赤与心理医生哲的设定。
然后会尽力写出两个人互撩的场合……

嗯,请尽情想象戴眼镜的霸气一些的哲也(?

完毕(喂。

一张请假条

到今年六月末为止都不再更新了。

开学之后就是中考倒计时,保佑我能考好……

今年突然就长了脑子,连带着对于怎么写文也有了深一点点点的认知。
于是直接后果就是,产一次粮用的时间又长了一倍。
结果寒假的时候掉阴阳师里了,我这个人又没有任何自制力且懒得要死,之前立下的“寒假要产七篇文”这个flag也就不了了之。

所以我大概会在小天使们的关注列表里死半年,之后诈尸
嫌弃我占地方的话请不要大意的取关吧(

再会

哦想到以后把赤黑文存到赤黑酱的U盘里的美好生活我就开心的要死(擦鼻血。

【赤黑】spring

赤司征十郎2016生日快乐!

安详的带着哲也给征十郎庆祝(。

算了一下  如果是按着漫画的年龄来算的话征十郎今年应该是二十五左右了

嗯,也到了把哲也娶回家的年纪了。

23:00,倒数第二棒


私设如山懒于说明∕桃井有

构思差劲∕描写差劲∕过渡差劲∕重度ooc请原谅










颜色分外艳丽的红蔷薇向中央蔓延,伸出鲜红的花瓣和带刺的花藤。然而到了中间它们又轻轻挽了花藤小心翼翼地缩回,只留下美好的花朵,像是怕伤了什么重要的人。

花丛中央是一小片空地,有个面部线条偏为柔和的东方青年站在那里被蔷薇们簇拥着,白色的衬衫领子微微张开,露出相对于男子来说有些过分纤细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额前有些过长的蓝发轻轻垂到眼睑上方,他闭着双眼嘴角微扬,淡色的唇边是一朵较之其它颜色略有不同的蔷薇,那是更为尊贵的颜色,似是为了配上那蓝发青年而生的,帝王。

晨曦的阳光从青年的身躯与蔷薇丛之间的空隙照进,照在青年被花藤缠绕的手腕上,白皙的皮肤给人以半透明的错觉。他们于此交换一个吻,那是无与伦比的美。

他抬起手想要触碰,却在仅剩一点距离时停下,许久后苦笑着垂下手。

他舍不得去扰乱那副画面,也舍不得打破那个恋人与蔷薇的梦境。

最终他缓缓垂下淡蓝色的画布,不再去打扰他们。

「Dream」





安谧的清晨时光被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所打断,赤司正小心翼翼为画中人上着阴影的手一抖,险些在纸上留下一道黑印。他放下铅笔,随后带着类似于死神的微笑抓起一旁的手机。

“桃井,你最好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告诉我。”

电话另一边的桃井眼角轻轻抽了抽,她大概是非常微妙的赶上了赤司画今天份的哲君的时候。

“……我可能会失去电台主持人这份工作的事情赤司君觉得怎么样?”

“怎么回事?”

“啊……是这样的,我的上司兼新合租室友其实是赤司君你的粉丝后援团团长,她无意中发现了我是赤司君你的代理人这件事。加上因为最近发布的《Dream》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粉丝团那边立刻决定无论如何也要争取到采访boku大人的机会,所以他们集体票选出了一个最想要问的问题……”

“如果是采访的话就不必了。”

“等……是以广播电台的方式,而且是哲君可能会听的电台。”

赤司继续上阴影的手停下,顿了许久后再次开口。

“什么时候?”

对面的女声一下欢快起来。

“明天晚上九点。”

我知道了。赤司垂下手挂了电话,抬眼看了看眼前的画。青年的大半张脸埋在被子里,蓝色的柔软发丝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变得乱蓬蓬,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照在青年的被子上,他只是有些不情愿的皱了眉头依旧赖在床上。

不知道哲也会有多少个赶稿日会是这样辛苦又可爱的状态。

他起身从画板上取下画纸走进隔壁的屋子将画贴好,看向墙壁上挂的满满的画,有速写也有水彩,有的是趴在书桌上打盹,有的双手捧了有着明黄色M标志的纸杯带着如同小猫一般餍足的神情,但内容无一例外全部会是个气质温和未睁开眼的蓝发青年。

黑子哲也。

赤司征十郎嘴角勾起对待恋人一般最为温柔的笑,对着他的画轻轻开口。

“早安,哲也。”



很少有人知道赤司征十郎会画画。

但实际上赤司不仅会画,而且和他在其它已开辟的领域一样能取得极高成就,顶着某个名为「boku」的马甲与他的蓝发青年斩下无数奖项,因工作同在巴黎的,现作为赤司的代理人的桃井替他跑各种颁奖典礼几乎到腿软。这样一个现代画坛史上的奇迹成功圈得大把不分年龄段的粉丝,有一部分更是开创了各种美好的爱情故事,在不知道她们的boku大人性别的情况下。

然而赤司选择这么获得一项技能的原因就一个:

我出国就见不到哲也了。会想念他。所以要画出来才能每天见到。

高一的冬季杯结束后他就被父亲接下来要去国外留学。来不及表达,或者说还没想好要不要表达自己情感的赤司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巴黎。思考再三后他选择了上面的方式。他想。


赤司看了眼手表,二十点五十五分。

他将埋在角落里的收音机挖出来摆在桌子上调好频,抽出画纸和铅笔。他望向欧风小别墅的精致落地窗外的塞纳河,银色的月光映在河面上,星辰的影子被荡漾开来的水波扰乱,赤司等待着熟悉的尾音会微微有些上扬的女声出现。

“欢迎各位听众收听今日的「Lover」”

“今天的节目非常难得的争取到了boku大人的访问!是由boku大人的粉丝后援团经过层层票选而得出的一个大家最好奇的问题哦!”

“那么,为什么,boku大人画中的那名蓝发青年一直都闭着眼睛呢?”

桃井攥紧话筒,安静的等待着接入来自于赤司的电话,但过了许久也没有一点声音,她额头上开始冒出些细密的汗。

不会的,桃井五月对自己说,赤司不是会不遵守约定的人。下一秒电台所设的像是那种仿古电话的清脆铃声撕裂静寂的空气,略微有些失真的声音被渡过来,标准的法语发音从桃井耳边响起。

“那是因为,我无法想象他的眼神会是什么样的,同时也不敢。”




从国中时期赤司便开始观察黑子的眼睛,那是种无法准确用言语形容的蓝色,可以是无云的天空也可以是会有波纹荡起的汪洋,但他最喜欢的还是那潭可以映出一切的泉水,如果可以他愿永远沉溺于那之中。

但当赤司选择下笔可以见到他的样子时他却做不到了。明明最爱的就是黑子能勾走他魂魄的蓝色双眸,但那潭水太过于清澈,清澈到他的一切情感都可以偷窥到底。

赤司从那之中窥见的从来都只是对于友人的正常感情,对于国中时期挖掘了他能力之人的感谢,对到了高中需要战胜的对手的斗志,还有送别自己离开故国到巴黎时的不舍。从来……都没有爱意。从来没有。

偶尔能在那之中看见他自己眼眸的倒影,他既开心于潭水里满满都是那红色蔷薇,同时也发现从始至终抱着一切情感和龌龊想法的只有自己一人。潭底是一如既往的清澈干净。

于是他宁愿用浅浅的黑色勾出一双双轻轻闭合的双眼,却不愿用自己的笔染出睁开时会有细小波纹漾出的蓝色湖水。

他不知道将自己的心投进去,换来的会是蓝眸中燃起的爱意,还是仿若所有的情感瞬间被抽去,从此只剩一潭死水。


今晚这个问题的回答和之前一切画作的发表,其实赤司犹豫了很久。他断然是不希望所爱的人被那么多人所见,但又暗自期望黑子什么时候可以意外看见他已前的队友对他所抱有的想法,明白赤司征十郎的心意。

赤司兀自摁下了电话的挂断键,桌上的画纸被窗外吹进的风吹起。上面一如既往是安静的黑子哲也。他身上的卡其色风衣被夜风轻轻掀动,稍稍弯了脊背靠坐在一张双人木椅上,面前是波光粼粼的河水,微微凹进一小点的樱花花瓣落在肩头。怀里抱着那个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当宝贝一样不离身的手帐。赤司想了想,在手帐的侧脊添了细小的阴影。

黑子最喜欢东京河,坐在河畔旁边似是能给他许多灵感。

不知道会有多少次他就安静地坐在樱花树下如同一幅画。

赤司伸出食指轻轻抚了抚画中人的侧脸,再一次抬眼望向窗外的塞纳河。

夜晚的塞纳河也很美,你愿意和我一起看吗?


赤司的瞳孔倏然睁大,他看见河边不知何时多了个颜色浅浅几乎看不见的人。

蓝发青年的卡其色风衣被夜风轻轻掀起,眼眸中似是装了闪亮的星辰,一动不动地盯着赤司。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被冷落了许久的收音机开始运转,清悦的水声在赤司耳旁炸开。

“那么如果不将爱意注入那潭水试一试怎么会知道呢?”

今夜就让赤司君见到,埋藏于湖底的由爱意凝结出的……全部宝石


“咚。”

有什么落入水中的声音在两人心中响起。



Fin.


一个boku的新玩法:

可以拆成这三个单词:  best  love  kuroko


首先要道歉……这篇文其实是个残次品。

直到上周日才彻底敲定了自己要写什么,结果就导致整个黑子part都没有写上。于是做了调整变成现在这个感情线十分僵硬且尴尬的故事……

于是请先不要太在意看不懂的东西……一个非完整版

第一次尝试新文风效果估计差劲。

周日的时候会把真正的全文写好,再一次土下座请求原谅(跪地


#赤黑


关于帝光时期已经是恋人(又不像是)的赤黑酱的故事

只是个段子。而且文笔差劲。




“黑子在紧张吗?”

“……嗯”

“虽然之前也作为正选打了很多场比赛,但今天毕竟是第一次参见正式的全国比赛呢,如果给赤司君带来了困扰的话十分抱歉,但请相信我会照常发挥的”
“没关系,倒不如说……这样的黑子很可爱”

“……什么?”

“不,没什么,告诉你一个缓解压力的方法吧”

“据说把最信任的人的名字写在手心里吃下去可以起到些作用呢”

“……我明白了”


蓝发的少年从包里掏出一只红笔,在手心上写了字,再将手捂到嘴旁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眼神干净的如同初生的小鹿,里面全部是对自己的信任

赤司的眼光暗了暗

这样的黑子……真是色气

“我可以知道黑子写了谁的名字吗?”

少年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将手伸到了赤司眼前

白皙的手掌上是六个大大的红色字母

「AKASHI」


“因为赤司君是我最信任的人,所以……”

余下的声音被温暖的唇瓣全部堵回

赤司有些低哑的声音从耳边转来,温热的气息悉数喷洒在他耳廓上

“真希望有一天”

“黑子身上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我的名字,或者是属于我的痕迹”



Fin.



可能最后有点病(。

觉得这样的俺司很可爱(////

祝自己生日快乐。
三十五岁以前都没有能和12.20重合的生日是个遗憾呢(笑

【赤黑】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的五十个秘密

前四十条在贴吧首发的搬运  有改动

很久之前写的了   所以文风还有些智障  虽然现在也是(笑)

顺序乱糟糟的没整理   什么时期都有

第五十条不是秘密





1.赤司第一次见到黑子的时候体内的另一个自己就开始翻腾
2.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就中了黑子毒,病入膏肓
3.曾经被人说过像是双胞胎一样,于是在脑子里想着黑子叫自己欧尼酱的样子
4.告白是在帝光篮球部一军合宿的时候,以及强制性的吻
5.因为从始至终黑子都是赤司唯一的恋人,所以一开始他的吻技和黑子基本没差
6.所以第一次的吻也只是浅浅的,不过后来熟悉起来之后就开始大胆地深吻了
7.后来黑子一直觉得自己吻技那么差每次都要被动就是因为开始没有占到先机,之后也就没有机会主动了
8.人格交换之后赤司的第一个吻完全可以用啃和咬来形容,窒息的那种
9.即使后来上了不同的高中也还是租了房子住在一起
10.赤司和黑子原本都讨厌夏天,因为觉得出一身汗会很难受
11.不过自从赤司某次回家看到因为太热所以只穿了一件盖到大腿的宽松T恤的黑子之后他就不这么想了

12.戳火神剪刀有一半是为了试探他的能力,另一半其实是吃醋
13.这次事件后黑子说过坚决抵制暴力,醋坛子要翻上天时黑子补充说如果被知道了WC被禁赛怎么办,于是又得意的不行
14.当初培养黛是为了洛山的胜利,不过其实更想看黑子带着哭腔乞求自己说“赤司君不要抛下我”的样子

15.对于其他人是“不可能会输”,而对于黑子是“绝对不允许输”
16.最后还是输掉了,回家之后直接把人压上床
17.由黑子主管伙食,除了水煮蛋和汤豆腐之外其他的菜其实也做的不错
18.赤司只会做香草奶昔和汤豆腐,以及焖饭
19.某次黑子放假需要回本家一周,回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满屋的汤豆腐味和满身汤豆腐味的赤司
20.黑子不在的时候赤司会有起床气,因为如果黑子不在身边晚上会强制命令自己梦到黑子,被人吵醒的时候看不见黑子了会极其不爽

21.热死和冻死之间黑子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但上述情况无论哪一条赤司都不会允许它发生
22.winter cup输了的时候其实赤司还有一点庆幸,这样哲也全裸告白的样子就不会被别人看见了
23.赤司在看见黑子为他做的汤豆腐时会忘记自己的猫舌体质,然后被豆腐烫到又舍不得吐出来
24.黑子能接受的水温要比一般人低一些,所以在某次去了一家不能调节水温的公共浴池结果差点闷死在里面后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次踏足此类浴池
25.因为上一条所以泡温泉能忍受的时间也少,在温泉里昏倒一次之后被赤司禁止他不在的时候去温泉
26.黑子很讨厌湿的热毛巾的触感,原因是在某次清洗的时候赤司曾经把它捂在黑子眼睛上来开发新的play
27.后来黑子就坚决拒绝与赤司共浴,只要神志清醒多累都会自己爬到浴室去,虽然没有成功过
28.黑子的手到了冬天比其他人的凉一大截,拥有暖炉体制的赤司帮他暖手的同时会光明正大的吃豆腐
29.wc开幕式赤司发表中二宣言的时候,存在于他体内的帝光赤表示嫌弃“这家伙才不是另一个我”
30.wc结束后有过一次“奇迹的时代"集体采访活动,合照的时候赤司从后面掀起了黑子的T恤衫悄悄摸腰吃豆腐,回去之后被勒令睡一周沙发

31.洛山赤司的安全感接近于负值,看到任何人接近黑子都会多多少少炸毛
32.帝光时让桃井和黑子一起走那次,要不是赤司有事脱不开身绝不会这样做,但黑子又绝对不会顾及自己的手腕去练球所以不得以这样安排
33.让黑子穿过自己的4号球衣,结果因为太过着急不小心把队服扯坏了
34.赤司觉得洛山的西装校服(衬衫)穿在黑子身上一定会比诚凛的校服好看(诱人)很多倍,不过如果是那件夏季校服的衬衫(只有衬衫)还是可以的(制服play)
35.赤司在为黑子做香草奶昔的时候会私心往里加一些蔷薇花的花瓣,最终发现效果不错

36.后来开发了蔷薇香草奶昔这样神奇的东西
37黑子也想过在汤豆腐里加香草奶昔或者水煮蛋,但这样会变成黑暗料理就放弃了
38.两人翻过之前写给对方的情书,然后就开始互相吐槽明明国语都很好但写情书时同样变的青涩的文笔
39.帝光时对于怀疑黑子实力的人,赤司会让他看一场一军的练习赛,然后要么自己亲自开虐要么剪刀伺候
40.赤司提出过要帮黑子剪头发,被不动声色的拒绝了
41.两个人一起去看电影的时候会买4排11座和15座的票,结果永远是赤司嫌弃黑子离太远了于是把人抱在怀里观影

42.基于此干脆不去电影院了,直接窝在家里搜电影看

43.因为运动过于激烈导致第二天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黑子会带着怨念在晚饭的汤豆腐里加足量红生姜

45.帝光的一次数学考试中有道卡住了不少人的题目,全年级组只有赤司解出来了,题目是关于一艘红色汽船拦截蓝色汽船的三角函数应用题

46.黑子其实不是很喜欢巧克力,但他会把每年情人节赤司以炸掉半个厨房为代价得到的蔷薇花瓣夹心巧克力全部吃掉

47.每年黑子过生日,赤司都会将来自于某些居心不良的人的彩虹蛋糕解决掉,然后以好丈夫形式把樱桃(红色的)慕斯蛋糕递给黑子

48.两个人在试验笔好不好使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在纸上写对方名字的罗马音

49.黑子喜欢习题课,这样他就能用红笔改正错误的地方,然后盯着象征着恋人的颜色发呆


50.赤司征十郎爱黑子哲也,黑子哲也爱赤司征十郎


fin.


里面有平时我会干的事,比如第48条

闲着没事就在纸上用各种字体写AKAKURO

招待不周(笑

这也许是我往后一个月的最后一次产粮,又也许不是

【赤黑】谈合作时给我哲也的写真集是常识

•超短打段子  内容与题目有差别。

•两个酱油人士的对话

 关于黑子专属迷弟赤司征十郎总裁如何收入自家媳妇写真集的故事。








“哎……”

“怎么了,藤堂君?”

“不久之后是AKU集团的总裁赤司征十郎的生日,佐藤君知道吗?”

“那个赤司征十郎?没有人会不知道才对吧”

“毕竟生日宴会这种东西历来都是用来谈合作和商业联姻的跳板啊”

“不……我是说到时候应该送什么礼物才好……”

“最近刚好有想要和AKU集团合作的生意,礼物的话也不能太俗气……赤司先生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啊,这个实际上很好解决的!只要给他一本精装版写真集就够了”

“……写真集?”

“当红演员黑子哲也的写真集”

“为什么会是这种东西?”

“关于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上次赤司先生到我家中去做客的时候看见了我女儿在客厅的墙上贴的黑子先生的巨幅海报,盯了很久才继续向前走,而且表情就像自己女朋友被别人抢了一样”

“看见我女儿从外面回来时怀里抱着的写真集的时候眼睛都亮了,之后就是满脸黑线……”

“……我明白了”



赤司:“不想让哲也的写真集被任何人看见,然而我又着实想全部收集”

“干脆以后新的写真集出了之后全部包下来好了。”


Fin.



本来想写的不是这个,然而理想赤黑目测想要写好至少需要一整天。

矛盾的赤司君该如何抉择呢(不。


脑洞来源:道歉时露出胸部是尝试

#赤黑#


•现实paro复健  就那么几句话。

•写给答案君  再不码我都对不起你天天给我转播虐狗

•因为这个系列很久不写加之大概是第一次和赤黑酱配合所以文笔应该很差劲  慎入

•黄黑友情向有






“呜啊!这回有了小黑子考前的辅导应该就不用担心国语和日本史了!”

“但是真的是痛苦的魔鬼式特训……果然和小赤司呆久了也变的一样了么”

“请不要这样说,毕竟是为了黄濑君好”

“不管怎样,我爱小黑子,小黑子使我快乐!”

“……”

“怎么了吗小黑子?”

“……抱歉,黄濑君,但我只爱赤司君一个”

“……诶?!!”



Fin.

就是这样。

所以哲也好少年并不知道这个梗  于是无意中爆出了惊天巨闻

小烦濑并不知道两人正在交往中  只是发觉黑子和赤司呆在一起的时间变长了的设定。

突然有点想小烦濑  太久不写他快要不会写了……



我直觉你们最近又要开始苏我  做个复健准备随时接梗_(:з」∠)_

男孩子什么的最可爱了(////

(↑变态去死


废话比正文还多不要活了(喂


另外这周可能会写灰崎君生贺  有人要吗?

可爱的灰黑酱。